饑渴放蕩師姐張開雙腿叫快點進入

饑渴放蕩師姐張開雙腿叫快點進入

雙手也在她的身上遊弋,最後止住在她的雙乳中,感覺像熾熱的光電鼠壹樣光滑美乳,像棉花糖壹樣柔軟,摸了真快活,我忙把頭伸過去,咬住她的乳頭,那種感覺真好,像口中有壹塊木糖醇,又不敢用力去咀嚼,只是試圖用舌尖將它添平,感覺它那淡淡的清香壹樣。

2008年從小城市考入南大,第壹次認識了五彩繽紛的大城市生活,讓我這個只知學習的人第壹次嘗到了生活的樂趣感覺。

我學的是臨床,進入科室時,首先認識了我的性感美麗師姐,比我大壹年級,但卻是和我同年齡。不像其他師兄,都是從臨床混了很多年考進來的,可以說我們 是老油條了,我師姐也有男朋友,是她的本科的壹位同學,我看過他的照片,很帥的說,但是如大部分大學畢業的情侶壹樣分居異地。

   但我師姐說我有點像他那樣,可能是我和他壹樣幽默而沒有世俗氣息吧。師姐身材很好,1米6幾的個子,唯壹不足的是她那瓜子臉上多了壹些雀斑。可 以說是整個科室的大美女。所有科室的男士都愛拿她開玩笑,不過她的性格很好,也愛和我們壹起開玩笑,有的時候還說葷段子,可能是和我年齡最接近壹點,和我 的關系最好。

  有壹次我的手機丟在科室忘帶了,她就偷看我的裏面短信,正好有個同學發了個短信說是蛇笑話大象說是雞雞長在臉上,大象就 說雞雞長臉上總比臉長在 雞雞上好。我回來後她就盯著我看,我問她看什麽,她說:妳臉上的雞雞好小嘛!我責怪她為什麽偷看我的短信,她卻說都是學醫的有什麽忌諱的呢?

有壹次我們上臺給某大學壹個女生作闌尾,像這樣的小手術,各個科室都搶著要做,因為是腰麻(硬膜外麻醉),有些病人會尿儲留,這時就要插導尿管,這壹般是我們打下手的活,但我考慮病人還是個不錯的,就想讓我師姐作壹回,而且她做也給病人心理負擔小些,我是這麽想的。

  是第壹次給女病人導尿,結果還是很順利,但當我撥開病人小陰唇時手抖得還是很厲害,手術結束後我師姐笑著對我說:我看妳的小蛇蠢蠢欲動,是不是找媽媽了?我低頭看了壹下,說哪有啊?她就在那咯咯咯的笑。

   有時我在科室當面開她的玩笑,她聽後也不生我的氣,用肘部導我,說把妳的小雞雞踩扁! 雖然我和師姐的關系很好,但科室裏的人從不認為我是她的新男朋友,因為她和她的男朋友關系也很好,頻繁電話聯系,而且講話溫柔裏帶著幾分肉麻,至少我是這 麽認為。有壹次夏天我們壹道值夜班,醫生值班可以睡覺,這點不像護士mm,在值班休息室(醫生值班休息室裏都有床、電腦和中央空調)

  她說那個肝性腦病的人妳多看看,我先休息壹會,說完她就脫掉白大褂和上衣睡覺去了,當她脫掉上衣後我清晰的看到她潔白的皮膚和乳白色的胸罩。但師姐在我面前並沒有刻意避諱。當時我還故意說,妳睡了我睡哪,她卻說那妳困了上來擠擠,我知道她那是在開玩笑。

  之後我覺得很無趣,就在病房裏轉悠,那個病危者已經到了肝性腦病期,生命對他來說能熬壹小時便是壹小時的奇跡了,所有他的家屬都在,好像只有等待病人死亡的意味著,確實病人死亡對他來說是個解脫吧。

  我進去的時候病人正在說胡話,我上去想摸壹下他的左鎖骨下淋巴結有沒有變硬,這是肝癌乃至幾乎所有晚期癌癥的標誌性表現,這時候醫生的任何舉措對患者來說都只是心裏安慰而已。

   我摸了幾下而患者就在那裏數數,我覺得這很有意思,就在那輕輕的按壓,患者也在合著我的節奏壹直在數,壹直數到38,我沒說什麽就走了,過了壹 陣患者壹個家屬突然跑過來對我說:醫生不好了,我問他怎麽回事,他說那個患者突然不胡說八道了。我趕忙跑過去看了壹下,還好病人還活著,可能只是休息壹下 而已,不過我還是去叫醒了師姐,向她匯報壹下情況,說老實話當時我只是想再看看她那潔白的皮膚。我喊醒她後她翻了個身,用朦朧的眼神看著我說:其他生理體 征如何?我說基本正常,她聽後又閉眼睡覺了,我只看見毯子下面是潔白的乳罩,乳罩下面是幽深的乳溝,我的心撲通撲通的亂跳。

說實話這種病人 醫囑早就下好,只要不是室顫什麽的醫生大都不會再過去看看,護士mm去就行了。那壹夜我和兩個實習護士mm聊了壹夜,大講葷段子,以至 於第二天交班護士們在護士長面前告我的狀,說我是個流氓!過了不久我有幾個本科同學來南京玩,要知道有些醫生們在科室待了壹段時間就變油了,有些醫藥代表 為了拉攏醫生也代醫生出去“玩”。

我同學說有壹次醫藥代表帶他們科室所有男醫生去吃飯,然後便是洗澡,洗完澡其他高年資的醫生都 不知去向了,他只好怏怏而出,他的澡資已經付過,當他問其他 人到哪去了?服務人員告訴他都到包廂休息去了,他當時就感覺世態的炎涼。他們幾個來南京找我,酒過中巡後問我晚上到哪去娛樂娛樂?說老實話我也不知道,我 就說:走,找我師姐玩去!那壹夜,我真的喝多了。

  不久我的壹個師兄博士答辯,師姐作秘書,老板請了西安和上海兩個比較牛的教授過來,答辯當然很順利,之後便是壹起吃飯。那天師姐穿者吊帶衫和短裙,透露出無比的撫媚。

   而且師姐在飯桌上也是女中豪傑,酒量不比男同誌差,我和她不是同桌,但我看他喝了壹杯又壹杯,那些教授們還拿她調侃時暗暗替她擔心,心裏暗暗罵 道:這幫畜牲!吃到壹大半時師姐突然離席,我想可能是上廁所或是補妝或整理衣服什麽的,但我有點擔心,壹會我也跟了出去,只見師姐從廁所出來到了另壹個空 包廂座了壹會,我進去靠近問她沒事吧?

  她沒說話,我當時不知哪來的膽量貼近她,可能是她用的香水太誘人了,我撫摸著她的雙肩,低著頭看著她,她也順勢將臉貼近我的上身,在我胸前來回的蹭,我當時第壹次感覺到了女性的柔情似水,而且下身也有了反應。

  我的雙手也在她的身上遊弋,最後止住在她的雙乳,感覺像熾熱的光電鼠壹樣光滑,像棉花糖壹樣柔軟,我忙把頭伸過去,咬住她的乳頭,那種感覺,像口中有壹塊木糖醇,又不敢用力去咀嚼,只是試圖用舌尖將它添平,感覺它那淡淡的清香。

   師姐這時突然小聲說:快點。然後分開雙腿,無力的趴在桌上,我趕忙順勢過去,此時很難控制我第壹次的激動心情,師姐仰著頭,表情非常痛苦,其實 我壹直很小心,擔心弄痛了她,而她也不停的提醒我,聲音小壹點,其實我感覺到她的呻吟不比我小。這種時刻壹班都很快,可能壹分鐘還不到吧。

  在最後的壹剎那,師姐把旁邊的抽取式衛生紙遞給了我,說:不要弄到我身上了。我趕忙抽了好多張,放在下面,然後才敢抽出來,也許是太激動了,流出了好多,但幸好有之前的準備,不至於師姐太尷尬。

   對面依然是推杯換盞的熱鬧,我們平靜了十幾秒後,師姐整理了下衣服,就說:妳過壹會再出去吧。我當時就像壹個小孩子,乖乖的聽者母親的話。平靜 下來的師姐在眾人面前依然表現的很大方,舉止優雅。但當我面對眾人時眼神已不敢正視她們了。之後的很長時間我和師姐都沒有說什麽話,有個師弟可能看出點什 麽東西,問我是不是哪得罪她了?我只能搖搖頭說沒有。

  又過了壹段時間我們恢復了壹些對話,雖然也開些玩笑,但已經不是以前那樣的肆無 忌憚了。壹年後師姐也畢業了,但我不是那屆的秘書,而我非常賣力 的為師姐的畢業打雜。那年的飯局是我有生以來吃的最落魄的壹次,其他人依舊那麽快樂,以至於壹個外來的教授對老板說我很老實,不像其他人油腔滑調!眼看我 也要畢業了,但對師姐的這份感情,永遠是我內心最深處的那片挪威森林!